首頁 文化

特殊的“器物”

2019-12-20 16:00

摘要:前幾年有報道說,榆中縣有關部門到村上調研遺存的戰壕、藏兵洞,計劃作為蘭州戰役的歷史遺存加以保護。上初中的時候,我在學校圖書室看到一本《蘭州戰役》的書,里面有一篇參加蘭州戰役的解放軍戰士寫的回憶錄《紅旗插上豆家山》,詳細描述了解放軍在我們村和國民黨“馬家軍”進行的艱苦戰斗。

我的老家,在一個叫豆家山的村落。這里也是解放蘭州的主戰場之一。戰爭結束以后,留下了許多的遺跡和遺物,我的童年和少年生活,都與這些遺跡和遺物有著扯不斷的聯系。小時候,我們男孩子最喜歡的玩具就是自制的火柴槍和子彈殼。記得那時候,大人們經常從莊稼地里、崖坎上挖出子彈殼,這成了我們男孩子最喜歡的玩具。村上每個小孩的“百寶箱”里,都有很多大小不一的子彈殼。我家堂屋的桌子下面,有一個裝手榴彈的木箱,里面有一條彈夾和許多子彈殼,我把彈殼一枚一枚壓進去,用一根繩子栓起來掛在身上,和小伙伴們玩打仗的游戲。有一些手巧的小伙伴,用鐵絲彎成手槍的形狀,用一枚彈殼做槍管,后面有一根鐵絲做成的撞針,用橡皮筋把二者連起來。槍管里裝上火柴頭,扣動扳機,就可以發出“啪”的響聲。

村子外面的山頂上,隔一兩百米就有一道壕溝,這里就是我們“戰斗”的地方。據我奶奶講,這些都是馬步芳的軍隊挖的戰壕,戰壕都用圓木加固,解放軍打敗“馬家軍”從山上沖下去就進了蘭州城,村里人把搭建在戰壕上的圓木拆下來拉回了家。后來工作隊來到村上管理這些戰爭物資,動員村民上繳,大家都主動把這些圓木上繳給了國家。前幾年有報道說,榆中縣有關部門到村上調研遺存的戰壕、藏兵洞,計劃作為蘭州戰役的歷史遺存加以保護。

那時候,我們村上每家的廚房里,都有一枚廢舊的手榴彈,當錘子用來敲碎做飯的煤磚。我上學的村小每到冬天也要在教室中間盤一個土火爐,燒煤磚取暖,每間教室的煤堆上,也標配著一枚手榴彈。村上的老人們,經常給我們講蘭州解放的故事。有一天晚上,突然響起了密密麻麻的槍聲,就像過年放鞭炮一樣,外面人喊馬嘶,村里人都嚇得躲進了洋芋窖。第二天槍聲停歇后,有些膽大的村民出門察看情況,發現有的解放軍在打掃戰場,有的躺在土墻下、草垛旁睡覺??吹竭@些穿著灰軍裝的解放軍不搶不奪,還幫村民干活,村民們都大膽的走出家門,男人們幫助解放軍戰士打掃戰場,搬運物資,女人們幫著燒水做飯。戰士們把一些報廢的手榴彈作了安全處理后,送給每家當錘子使用。

還有一件讓我至今難忘的東西,是一個地雷改造的“地鍋鍋”。冬天燒起熱炕,母親要做饃饃,就打發我找奶奶借“地鍋鍋”。其實這是一個地雷的外殼,奶奶說這也是解放軍戰士用一枚壞地雷專門給她改造的。把發好的面放進去,扣好蓋子放進炕洞里,用炕洞里的溫度把饃饃烤熟??竞玫?ldquo;地鍋鍋”,外面一層厚厚的焦殼,里面的饃饃松軟香甜,飄散著濃濃的麥香味,是我們小孩子最愛的一種美食。

上初中的時候,我在學校圖書室看到一本《蘭州戰役》的書,里面有一篇參加蘭州戰役的解放軍戰士寫的回憶錄《紅旗插上豆家山》,詳細描述了解放軍在我們村和國民黨“馬家軍”進行的艱苦戰斗。那時候我才知道,我腳下的土地曾經流淌過革命先烈的鮮血,那些來自五湖四海的戰士,流血流汗甚至犧牲生命,才換來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。從那以后,每年的清明節,全校師生到鄰村的古城嶺烈士陵園掃墓,我的心里多了一份神圣感。站在烈士墓前,舉手敬禮,我常常淚流滿面?!蹶悙蹣s

責任編輯:仲玉琦

蘭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注明“稿件來源:蘭網”或在蘭州晚報欄目下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蘭州日報社和蘭網所有。已經與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蘭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②本網未注明“稿件來源:蘭網”并且不在蘭州晚報欄目下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"稿件來源"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稿件來源:“蘭網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
③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蘭網聯系。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广西11选5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