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社會新聞

登上國慶觀禮臺的環衛工

2019-12-27 13:28 新華網

2019年11月3日,王立峰在檢查環衛車輛的液壓系統。本報記者尹平平攝

國慶70周年閱兵馬上就要開始了。

站在天安門觀禮臺上,王立峰踮起腳、伸著脖子使勁向東長安街望去。

他真沒想到,最先經過天安門的,既不是三軍儀仗隊,也不是新型武器的方隊,而是11輛環衛機掃車——在閱兵正式開始前,把長安街再清掃一遍。

這是王立峰再熟悉不過的場景了。開車掃馬路,是他和同事們干了二十幾年的工作。

在盛世慶典的莊嚴時刻,這些緩緩駛來的機掃車,讓他內心激動不已,頗有自己隊伍最先接受檢閱的自豪感。

“你別看它們開那么慢,每輛車都有兩個發動機……”他向每一輛駛過的環衛車行注目禮后,忍不住跟身邊的觀禮代表,介紹起環衛機掃車的各種功能來。

國慶盛典已過去兩個多月了,王立峰回憶當時的場景,心里仍有一種東西沖撞得很。

“去現場看閱兵,跟在家看電視真不一樣。尤其一起唱國歌時,感覺渾身都是力量!特別那個什么……”回家跟妻子曹福燕講起天安門現場觀禮的感受,王立峰有些語無倫次。

“就是激動得想哭,還不好意思直說啦?”妻子笑他嘴笨,“你多跟兒子說說,別看咱住這地方挺憋屈,爸爸工作干得好,照樣能上國慶觀禮臺看閱兵……”

 從菜戶營橋下到國慶觀禮臺上

王立峰的家,住在北京二環菜戶營橋附近。所謂的家,就是一個簡易活動板房。里面只有十平方米左右的空間,床就占了一半。除了冰箱和一套兒童書桌椅,再沒什么像樣的家具了。

這種活動板房隔音性差,附近立交橋上呼嘯而過的車流聲,始終縈繞于耳。這是王立峰家的日常生活背景音樂。為了能離單位近點、再近點,便于一旦工作有需要,就能盡快趕到現場,已成為他選擇住處的條件之一。

用蝸居來形容王立峰的家,一點也不為過。即使這樣的住處,若是沒有單位幫助,也不是輕易能解決的。

“沒覺得吵,早就習慣了。”王立峰說起來很知足。今年,是他來北京當環衛工人的第21個年頭,這已經是他住過最好的家了。

王立峰上班的地方就在菜戶營橋下,一個停放環衛機掃車和水車的院子。北京地杰機掃保潔服務中心(下簡稱“地杰中心”)的部分環衛作業車就停在這里。

不僅菜戶營橋下,還有紫竹橋下、鼓樓橋下……地杰中心110多輛環衛作業車,都停放在這些立交橋下。

王立峰是車隊隊長,負責車輛維修和保養。他干活既不在屋里,也不在車里,而是在車底下。王立峰人雖瘦,手指卻很粗,總難免有油污。

記者跟隨王立峰采訪一上午,眼見他不停鉆到一輛輛環衛作業車下面,挨個摸查水管有沒有排凈。隆冬的北京,水管里殘留的水,到了夜里就會結冰,把水管凍裂,所以一滴都不能剩。

如今的環衛工人,早已不像人們印象中的那樣,扛著大掃帚、背著鐵背簍掃大街。大多城市主干道路的保潔,主要靠環衛工人駕駛各種機掃車、水車等環衛車輛來完成。

“我們干活,都是干在人家看不見的地方。”王立峰所在的地杰中心,負責整個北京市西城區主要道路夜間機械洗地和沖刷作業,同時承擔冬季掃雪鏟冰任務。

每當夜幕降臨,人們鉆進溫暖的被窩準備睡覺時,地杰中心的環衛工人們卻上班了,一遍遍開車沖洗馬路。天氣預報,說未來幾天要降雪。一旦趕上下雪,他們就要搶在凌晨三四點前,把路上的冰雪清干凈,保證市民當天的出行安全。

環衛作業車屬于特種車輛,維修和保養內容復雜又細碎。不光車型龐大,內部構造更為復雜。不少車輛有兩個發動機,還有特殊的液壓系統、洗掃系統和改裝系統。用于極端天氣掃雪鏟冰降塵的環衛車,復雜程度堪比變形金剛。環衛作業對車輛的損耗大,也提高了維保的難度。

一個閘門方向都不能錯,否則車輛可能因為耗電自燃。如此龐然大物自燃,其危險性可想而知。假如液壓油管出現一絲裂縫,有可能將油漬噴灑到馬路上,造成行駛車輛打滑引發交通事故。這并非國慶70周年的特殊保障要求,而是每個晝夜的日常規定。

修車,動手就是錢。起初,環衛作業車輛的發動機,都要返回廠家維修,修一次要花一萬多元。王立峰帶領同事們自學發動機維修保養技術,將所有發動機改為自修保養,維修成本每臺4000元。僅此一項,每年為單位節約經費開支7萬元。

后來,他帶領同事以保代修,把更多精力放在日常保養上,讓車的故障率降到最低。人力雖然投入多,但不像維修要花那么多錢,車況也好了,不會動不動就壞在路上。

王立峰開過環衛車,又會修車,更清楚司機們需要什么。通過對車輛進行部分改裝,讓車更安全、方便、高效,還省錢。逐漸單位從上到下,包括西城環衛其他兄弟單位的同行們,都對他心服口服。

王立峰家里的加濕器、電烤箱、面包機,包括被子,都是他參加業務技能比賽得的獎品。妻子曹福燕都被“慣壞了”,甚至容不得他得第二名。“我還想要微波爐,家里還缺個洗衣機,你再參加比賽給得上吧。”“你以為那么容易吶!”王立峰樂了。

在所有獎勵和榮譽中,最讓王立峰感到自豪的,當屬今年十一受邀去天安門觀禮國慶70周年閱兵。

“正式閱兵前,環衛機掃車出來的那一刻,我真特激動。我們的工作就是開車、修車、掃馬路,平時干的時候不覺得什么,到了這個場合,我感覺我們的工作太重要了!”

王立峰告訴記者,群眾游行的“美好生活”方陣走過廣場時,他看到了穿著環衛制服的同行們,“感覺來北京打工這么多年,給首都做的工作得到了認可”。

從河北農民到北京市民

王立峰沒想到,自己一個外來務工的農民,能有機會登上天安門觀禮臺。更沒有想到,身為張家口市崇禮縣的農民,自己來北京打工十幾年,竟有資格拿北京居民戶口。

1993年,17歲的王立峰來京就在居庸關修長城。當時他什么技術都沒有,只能做小工,一天掙10塊錢。干了兩三年,又攢錢考了大貨車駕照。1998年,他進入北京的環衛系統當司機,開車掃馬路。

王立峰的上班時間,從晚上9點到早上5點。掃馬路的車不能開快了,時速始終保持在20公里以下。一宿一宿地熬,一點一點地挪,有幾次,王立峰困迷糊了,不知道自己怎么把車從菜戶營開到長安街的,想想就后怕。

當時的作業條件遠不如現在。環衛機掃車沒有空調,夏天一身一身出透汗,司機工作服上都有堿花;冬天穿一件軍大衣,再披一件,也熬不過北京零下十幾攝氏度的夜,再壯的司機干一宿都手腳冰涼。夜里如果車輛出現問題拋錨,只能找還沒關門的飯館,借電話打給單位求援。

2004年結婚后,王立峰和妻子在西直門附近租地下室住。生活條件極差,家里只有一張單人床,開門就上床,“說難聽點像棺材一樣”。

一次單位領導有事上門找王立峰,開門看到他家的條件,一句話說不出扭頭就走了。第二天,實在看不下眼的領導,開始著手給王立峰想辦法解決宿舍。

單位解決宿舍也是一時的,經常因為種種原因,宿舍不能常住。他們求親戚幫忙,隔三差五就得搬家。曹福燕告訴記者,她和王立峰結婚15年,搬了13次家。兒子出生前,他們幾乎沒家當,每次搬家騎一輛自行車就搞定了。

這段時間,小兩口日子過得特別艱難,兩個人月薪加起來才一千多元。算上房租和日常開銷,他們不僅沒攢下錢,結婚時雙方父母給的錢,也差不多貼補光了。

生活這么波折,工作還能踏實干下去嗎?

能。王立峰說,他沒有別的指望,只有玩命干。

為此,他苦練車技,高三米四、寬兩米五、長九米多的除雪車,安裝上掃刷等設備,只需1分32秒,他就能倒車開進兩側僅比車寬一拳左右的車庫。

大約2004年,王立峰被提拔為維修班班長。過去只開車,當班長又要修車,又要管人。他不擅長修車,維修班有工友不服氣。他就吃住在單位,白天晚上跟各種師傅學、看書學;搶活干,誰叫都干,讓干什么就干什么,一點點積累。

單位也給他的學習創造條件,支持他學電焊、電氣焊,推薦他去北京市總工會職工大學讀大專,還幾次送他去環衛特種作業車制造商中聯重科學習。“淘汰你的人,不是你的競爭對手,而是你自己”。王立峰一直牢記在中聯重科學會的這句話。

王立峰打心底里喜歡車。憑借精湛的駕駛技術和車輛改裝技術,他先后獲得北京市西城區群眾性經濟技術創新工程優秀成果獎、北京市西城區環境衛生服務中心(下簡稱“西城環衛”)的技術革新獎,連續三屆獲評西城環衛職工職業技能比賽的“技術狀元”。

為了改善生活條件,他也曾想過離開環衛工作,可單位又教自己學東西,又幫家里解決生活問題,這么走了過意不去。就這樣一直干下去,干到領導換了幾撥,車都報廢了三批。

2010年,王立峰當選北京市勞動模范,2014年又榮獲北京市青年五四獎章。“真沒想到,我一個外地來的農民工,受到這么大重視。”王立峰感慨。他想請同事領導們吃飯慶祝,大伙兒說心領了,獎金不多,讓他留著貼補家用。

還有什么可說的?王立峰把獎狀獎章往柜子里一塞,接著干。無論是車輛的維修保養,還是單位的暖氣水管崩了,不管是早上5點,還是夜里2點,他都隨叫隨到。

今年,王立峰達到了北京市積分落戶的條件。“咱就要從張家口農民變成北京人了?”妻子曹福燕得知這個消息,激動得打哆嗦,“兒子上學問題,是不也能跟著解決了!”

兒子受教育的事,一直是王立峰夫妻倆最大的心病。2013年兒子出生后,王立峰工作加倍努力不說,生活上遇到什么困難,想想兒子,總能咬牙挺過去。

“過去有時也想不明白,就這么干也剩不下幾個錢,究竟圖個啥?現在不一樣,我付出的所有主要是為了他。”他說。

兒子到了上學的年紀,由于戶口原因,入學費了大勁。從不求人的王立峰急得不行,找單位領導幫忙,領導又幫著找街道。大伙兒想盡辦法,終于把兒子送進新街口附近的一所小學??尚W念完怎么辦?王立峰也不知道。想起來就愁得抓頭發,頭發都稀了。

數著攢著,夠了落戶北京的積分。王立峰也高興,“其實戶口主要是為孩子。有了北京戶口,他就能一直在這兒念下去。我不能把他送回老家當留守兒童。一家人要在一塊兒!”

然而,他還是高興得太早了。雖然有落戶的資格,可他們在北京沒房子,戶口落在哪兒呢?“就像考大學似的,費了半天勁考上,沒錢念。”王立峰苦笑,“生活總是這樣,一個坎兒接著一個坎兒。”

王立峰盼著兒子能在北京一直念書,也隱隱有些擔心,怕因為自己是一名環衛工人,兒子被同學們看不起。有時臨時接到拖掛移動廁所車的任務,他從不告訴兒子自己去干嘛。

兒子有個小伙伴,兩人天天在菜戶營橋附近的金中都公園里玩。一次無意間聊天,王立峰得知這個孩子爸爸是牙醫,媽媽在外企,夫妻倆月薪加起來近十萬。他聽得直嘬牙花,現在已經是他和曹福燕結婚以來最有錢的日子了,倆人月薪包括兼職加起來才一萬多……

一天兒子放學后到王立峰的辦公室玩,不知怎么地,把他的獎狀翻出來了。“怎么這么多呀!”孩子坐在地上就開始數,“一共36本!爸爸,你真棒!”

兒子的贊嘆讓王立峰心里放松了些。“將來你一定要比我得的多,比我強!”他對兒子說。

王立峰給兒子起名叫“成棟”,成為棟梁,對他寄予無限希望?,F在棟棟只要到爸爸辦公室,第一件事就是數一遍那些獎狀,再給爸爸展示自己作業得到的優秀印章,讓爸爸也數數自己得了幾個。(記者 尹平平)

責任編輯:駱隴霞

蘭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注明“稿件來源:蘭網”或在蘭州晚報欄目下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蘭州日報社和蘭網所有。已經與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蘭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②本網未注明“稿件來源:蘭網”并且不在蘭州晚報欄目下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"稿件來源"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稿件來源:“蘭網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
③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蘭網聯系。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广西11选5规则 pc蛋蛋是什么东西 短线选什么股票好 qq游戏麻雀 香港波叔一波中特 甘肃11选5玩法技巧 五分彩全天计划网址 福建11选五玩法规则 多乐彩论坛 体彩河北11选5任选三单式 二分彩万位是什么意思